近年来转变经济发展方式研究的主进展

    党的十八大报告强调,“以科学发展为主题,以加快转变经济发展方式为主线,是关系我国发展全局的战略抉择。”不仅深化了以往对加快经济发展方式转变的理解,并将其提升到国家发展全局战略决策的突出位置。在此背景之下,系统概括和深入把握近年来经济学界对经济发展方式的内涵研究、转变经济发展方式的经验总结、转变经济发展方式的实践对策等主研究成果,对于深化理解和贯彻实施转变经济发展方式这一战略举措具有一定的理论和现实意义。 
  关键词转变经济发展方式;内涵;经验总结;实践对策 
  中图分类号F121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7-7685(2013)02-0116-05 
  转变经济发展方式是我国目前经济工作的战略重点,得到了党和国家的高度重视。党的第十七次全国代表大会报告中明确提出转变经济发展方式和完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总体规划,将两者作为深入贯彻和落实科学发展观的重举措。党的第十八次全国代表大会报告进一步强调“以科学发展为主题,以加快转变经济发展方式为主线,是关系我国发展全局的战略抉择。”不仅深化了以往对经济发展方式转变的理解,并将其提升到国家发展全局战略决策的突出位置。在此背景之下,系统概括和深入把握近年来经济学界对经济发展方式的内涵研究、转变经济发展方式的经验总结、转变经济发展方式的实践对策等主研究成果,对于深入理解和贯彻实施转变经济发展方式这一战略举措具有一定的理论和现实意义。 
  一、经济发展方式的内涵研究 
  近年来,我国经济学界对于经济发展方式的内涵研究,大体可以分为三个角度一是从经济发展方式内在构成因素来理解经济发展方式的内涵。二是在与以往提出的经济增长方式的比较中把握经济发展方式的内涵。三是在科学发展观思想的统领下,理解经济发展方式的特有内涵。这些研究成果充分体现出我国经济学界研究的独创性和先进性,加深了学术界对于经济发展方式内涵的把握。 
  第一,从经济发展方式内在构成因素来理解其内涵。一些学者力图从经济发展方式所涉及的“方法”和“形式”等方面来界定其内涵。也就是说,经济发展方式这一个概念的重点落在其中的“方式”方面,而方式就是方法和形式的统称。如,张连辉和赵凌云研究认为,经济发展方式是实现经济发展的方法、手段和模式,它不仅包含经济增长方式、经济素组合方式,还包括经济结构、收入分配、环境保护、社会保障等结构性内容。还有学者从经济发展方式中的各种生产素的作用角度出发,对经济发展方式的内涵加以界定。如,王梦奎认为,经济发展方式是各生产素投入及其组合的方式,其实质是依赖什么素、借助什么手段、通过什么途径来实现良性的经济增长。由于生产素及其结合方式决定了经济发展方式处于什么阶段,因此,有些学者进一步从经济发展方式的类型和阶段的划分,拓展了经济发展方式的内涵。如,程言君和王鑫认为,经济发展方式作为人类一定历史时代的资源配置方式,在沿着粗放式——集约式——循环式的轨道发展转变中,其与文明历史形态之间相辅相成的演进脉络关系规律,可以称之为文明历史形态与经济发展方式的关系规律。其基本内涵是农业文明阶段是粗放式经济发展方式,工业文明阶段是集约式经济发展方式,而生态文明阶段则是循环式经济发展方式。可见,在不同的文明历史形态中,经济发展方式的内涵也是动态变化的。而在当前阶段,伴随文明历史形态的转变,我国经济发展方式转变从根本上来说首先应该包含的是思想理念的转变,即从“量”的增加到“质”的提升,从原有的经济增长到现代的科学发展。还有学者指出,经济发展方式强调的不仅仅是静态的内容,更包含动态的转变。黄泰岩认为,经济发展方式转变不仅是指从粗放型增长向集约型增长的转变,或从外延型增长向内涵型增长的转变,还应包括以下几项基本转变,即向发展目标多元化转变、向经济增长的质量和效益并举转变、向以人为本这一发展核心转变、向经济结构全面优化转变、向知识经济条件下的发展方式转变、向建设资源节约型和环境友好型社会转变。正是这些“转变”构成了经济发展方式的动态内涵。 
  第二,在与以往提出的经济增长方式的比较中把握经济发展方式的内涵。在经济发展方式的内涵研究中,一些学者在与经济增长方式的比较当中,把握经济发展方式的核心内容。如,于学东认为,经济增长方式与经济发展方式虽然体现着一脉相承的实质,但是相对于经济增长方式来说,经济发展方式具有如下特有内涵首先,经济增长是手段,而经济发展是目的。经济发展方式概念的提出并不意味着经济增长方式概念就此走出历史舞台。实际上,转变经济发展方式并不排斥经济增长方式从粗放型向集约型的转变,经济增长本身也是经济发展的重内容之一。其次,经济增长是相对不同时期的产出总量而言的,主指的是数量的增加,它具有物本性、片面性、短视性和极端功利性等特点,而经济发展则同时追求经济总量的增长、经济结构的优化以及经济质量的提高。再次,经济增长一般有两种实现途径,即通过增加资源投入和消耗来实现经济增长的粗放型增长方式,以及通过提高资源利用效率来实现经济增长的集约型增长方式,两者遵循的都是经济发展规律;而在经济发展的实现过程中,不但遵循经济发展规律,更尊重社会发展规律和自然规律,重视经济与社会、人与社会、人与自然这些关系的协调统一。最后,传统的经济增长方式更多地强调数字的量度,其对社会既可能产生正向作用,也可能产生负向作用。而经济发展方式的转变是一种积极的推动,更强调经济发展对社会的正向作用和影响。可见,经济发展方式相对于经济增长方式而言,不只是单纯在字面上用“发展”取代了“增长”,更从根本上体现了基本理念的彻底变化。正如张光辉撰文指出的,经济发展方式与过去的经济增长方式虽然“两字”之差,却反映了党对这一问题认识的深化它不仅意味着超越原有的经济增长模式,更重的是它还意蕴良善的政治价值,彰显对人的自由全面发展的深切关怀。因此,经济发展方式概念的提出更加符合科学发展的全面、协调和可持续的求,更能体现深刻的以人为本的时代精神和发展求。
  第三,在科学发展观理论思想的统领下,理解经济发展方式的特有内涵。国内经济学者充分关注科学发展与经济发展方式之间的内在联系,并在界定经济发展方式内涵的过程中突出强调两者之间的必然联系。如,张国祥认为,实践表明,深入贯彻落实科学发展观,必须加快转变经济发展方式;而加快转变经济发展方式,必须以科学发展观为指导;科学发展观与经济发展方式之间有着互为促进的必然联系。在充分认识到科学发展观与经济发展方式的紧密联系的基础上,国内经济学界普遍认为,必须在科学发展观的统领下来理解经济发展方式的内涵。如,刘湘溶认为,经济发展方式是对经济增长方式的超越,经济增长只是注重经济总量上的考量,而经济发展方式包括了数量与品质、经济与社会、经济社会与人口、资源与环境等各类关系的统一,体现了科学发展的科学取向、人本取向和生态化取向的价值观念。孙蚌珠指出,经济发展方式的内涵既包括过去提出的经济增长方式,又突出了以经济增长为基础的全面协调可持续发展,体现了科学的发展观。可见,在科学发展观的统领和指导下审视经济发展方式,才能更精准地把握其内涵实质。 
  总之,国内经济学界对经济发展方式这一概念的界定过程,也是思想的逐级深化和认识的逐级提高的过程。从阐释内涵,到挖掘先进性,再到注重与科学发展观之间的关系,这是一个从实践层面上升到理念层面的认识过程。既符合我们认识事物的规律,也体现了对经济发展方式从实践到理念的系统建构,更对从理念回归到具体实践当中的践行具有极为重的启发意义。 
  二、转变经济发展方式的经验总结 
  首先,一些经济学者对改革开放以来我国在转变经济发展方式方面的有益探索进行了总结。如,陈亚军和郭熙保认为,改革开放以来,我国共经历了三次“转变”,其中的每一次“转变”都是党和国家对当时客观经济发展状况进行科学研究的基础上形成的。韩江波将经济发展方式区分为在传统社会主义发展观指导下的赶超式经济发展方式和经济主导型发展观指导下的转轨式经济发展方式演化而来的又好又快经济发展方式,两者的转变是一种内在的深刻的发展观和发展理念的变迁过程。此外,还有学者对改革开放30多年来,在不同阶段党和国家的政策实践和现实探索的特点进行了细致研究。如,张连辉和赵凌云认为,虽然党中央提出经济发展方式的命题时间不长,但探索的过程却从1978年就已经开始。正是在这一探索的基础上,转变经济发展方式这一理念才能不断萌生、发展、成长,并最终作为理论和实践策略而提出来。这表明经济发展方式的转变在今天是一种必然选择,理论和现实条件的齐备为加快转变经济发展方式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其次,对国外经济转型先进经验的总结。由于我国改革开放历程尚短,而一些发达国家在现代化建设方面已经形成一些经验,因此,为了避免在实践中少走弯路,加速实现经济发展方式的转变,一些学者从探讨和总结发达国家的实践人手,借鉴和吸收发达国家的有益经验,为我国经济发展方式转变实践提供有益启示。这也形成了诸多转变经济发展方式经验总结的宝贵研究成果。如,全毅认为,日本经济增长方式的转变主通过两条途径来实现一是逐步实现从资本投入型增长到技术进步型增长的转变,二是逐步实现从大量生产、大量消耗、大量废弃的生产方式到循环经济模式的转变,而这两方面的转变都与节能减排和环境保护有着密切关系。可见,日本是以生态、能源和环境保护为出发点和立足点带动整个经济发展方式转变的典型,这为我国在转变经济发展方式过程中如何处理发展与环境的关系提供了重启示。曹成喜对美国和东亚国家经济发展方式的转变经验做了总结,认为美国走的是一条以科技创新带动经济发展方式转变、以人才培养促进经济发展方式转变的道路。东亚国家在一定程度上借鉴美国经验的同时,注重优化产业结构、提高经济效益、加快投资国际化,从而在经济发展方式转变方面取得了不错的效果。陈清进一步对发达国家转变经济发展方式的普遍规律加以总结,认为发达国家和地区在积极推行宏观经济稳定政策、为经济增长创造条件的同时,注重通过制定区域规划和产业政策、完善社会保障体系和环保制度等,解决经济发展过程中的整体性、结构性矛盾,以此保证经济发展方式转变的顺利推进。其具体经验主包括一是把发挥市场机制的作用作为推进经济发展方式转变的重手段。二是加大对教育、科技、卫生和其他公共福利领域的投入力度。三是通过产业政策引导或直接投资,扶持有发展潜力的重点产业。发达国家重视科技、人才、环境、教育、卫生、公共事业的协调一致发展的经验,对我国经济发展方式的转变具有重的启示意义。 
  三、转变经济发展方式的实践对策研究 
  在具体实践对策研究方面,学者普遍认为,通过抓重点、抓关键,以关键问题为突破口和着力点,以此带动整个经济发展方式的转变,是一条切实可行的实践路径。但对于以什么领域或问题为侧重点,学者们则提出了不同的见解。如,谢地和刘佳丽认为,应该切实把握社会的主矛盾,在此基础上,正确处理关乎经济健康、稳定、协调发展的各种关系,进而形成关于经济发展理念、路径、内部动力、外部环境等方法、手段的组合或选择。王国刚认为,经济发展方式转变的重点在于优先发展城镇经济,城镇经济发展将是一场更为深刻的变革,必然引致思想观念、生活方式和行为方式等一系列的转变,从而带动整个经济发展方式发生重大变化。马艳和严金强认为,发展低碳经济是转变经济发展方式的重途径;经济增长方式的转变和产业结构的优化升级是转变经济发展方式和发展低碳经济的具体展开,也是二者实现的根本保证;经济增长方式的转变和产业结构的优化升级关键在于技术结构的提升与调整。周丽萍认为,加快产业结构调整是转变经济发展方式的重中之重。宏观经济的短期波动为加速产业结构调整、促进经济发展方式转变提供了难得的机遇。因此,必须将以保持经济短期增长为主目标的宏观经济政策与促进经济发展方式转变为战略导向的产业结构调整政策有机结合,为国民经济的健康发展打下良好的基础。叶卫平认为,实施产业安全战略是从根本上使我国工业化真正拥有自己的自主知识产权和品牌,才能彻底结束依靠高能源消耗、高原材料消耗、高污染排放拉动经济增长的状况,改变第二产业孤军突出而农业、服务业特别是生产性服务业十分落后的状况,改变国际市场一出问题,我国便只能依靠政府投资拉动经济的被动状况,真正实现经济发展方式的转变。程恩富和侯为民认为,转变对外经济发展方式是转变经济发展方式的着力点,应该在巩固和完善“自力(更生)主导型多方位开放体系”的基础上,更加注重经济开放中的自主发展、高端竞争、经济安全、国家权益和民生实惠,以促进我国从经济大国向经济强国、从全面小康社会向生活富裕社会的根本转变。虞崇胜和张光辉认为,应当以经济发展方式转变为契机,积极稳妥地推进政治体制改革,从而使政治体制能够适应与契合经济发展方式转变的需,更好地为经济发展方式转变提供支持与保障。吴灿新认为,经济发展方式的转变有文化软实力建设的配合,文化软实力建设对转变经济发展方式具有重大的经济发展价值、智力支撑作用、精神动力价值、方向导向作用以及秩序保障价值。可见,切实加快经济发展方式的转变,需从多维度、多视野,综合考察各个环节和影响因素。 
  在考察经济发展方式转变实践过程中的关键环节和制约因素的同时,一些学者从总体上对加快经济发展方式转变的对策提出了建议。如,常修泽认为,经济发展方式是适应时代对于人的需求变化而提出的,所以经济发展方式的转变必须以人的需求和人的发展为导向,应当把握四个着力点在需求结构方面,重在提高居民消费率;在产业结构方面,重在发展现代服务业;在素投入结构方面,重在实现主体的自主创新;在可持续发展方面,重在寻求“天人合一”、绿色发展。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课题组在总结近些年我国经济发展方式转变方面的成绩和存在问题的基础上,提出转变经济发展方式的主途径是落实科学发展观,创造发展的有利条件,加快发展阶段的转换,建立和完善制度,具体落实一系列重大举措。梁洪学和张卓佳认为,加快经济发展方式转变需建立扩大国内消费的长效机制,依靠技术进步和创新推动产业结构优化升级,切实转变政府职能,坚持绿色经济发展,建设资源节约型、环境友好型社会。 
  总之,国内学术界目前对于经济发展方式转变问题已经在不同维度、不同视角、不同层面展开了较为深入的研究,取得较为丰厚的研究成果。然而,现实实践尚在进行,学术研究便不能停止。随着国家对于加快经济发展方式转变重视程度的日益提高,现实领域实践的进一步推进必然带来一些学术研究层面需解释和解决的新现象和新问题,如经济发展方式转变下原有经济发展逻辑构架、经济管理体制、政府职能等方面的矛盾,自主创新能力缺失与经济发展方式转变求的品牌和创新意识之间的冲突,如何协调推动经济发展方式转变与产业结构调整、消费结构升级等问题,这些矛盾和问题的解决需经济学者们的深入研究和探讨。同时,深化对各地区、各省份经济发展方式转变的针对性研究应是学术界未来研究的重方向。我国的特殊国情决定,必须因地制宜地展开现实问题研究,具体问题具体分析。对于经济发展方式转变问题,学术研究不仅从宏观和社会经济整体长期发展的视角来思考问题,更结合地情省情,加强区域经济发展方式转型的针对性研究,只有这样,才能更好地指导社会实践活动。